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2集)

非常目击第1集剧情小镇再现凶杀案山峰二十年后重回故地

瓢泼大雨的深夜,漆黑的夜里闪烁着车灯晕黄的光,一辆小车在大雨如注的山路上行驶着,后座上,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面色忧郁的说自己想听歌,前排开车的人打开音响播放了一曲《送别》。“长亭外,古道边……”女人喃喃的跟着小声哼了起来。第二天,一位采药的老农在夔山的山林水沟旁,发现了一具女尸,身上,穿着红裙子。这具被抛尸山林水沟的女性尸体再次惊动了宁静的巫江小镇,因为死者不论抛尸地点、陈尸方式,甚至是死因都与二十年前悬而未决的小白鸽案惊人相似,经过查证,死者竟然是当年被杀的小白鸽的好朋友,名叫秦菲。

因为暴雨,现场并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只能等尸检报告出来了,只是死者的手机一直在响,像是有人急于联系她。县公安局刑警队长江流匆匆赶到现场,命人把聚集在周边的群众驱散,以免破坏现场。手下罗成和刘悦已完成初步勘察。命案惊动了陈局长,当年他就曾参与过小白鸽案的侦查工作。由于两起案子相似度太高,市局决定并案侦查。

市局的山峰来到巫江县,他是市局专门指派下来负责凶杀案调查的。他下了船,从码头直奔现场,脑海中拼凑着儿时对小白鸽的记忆。那年他才十一岁,对总是一身白裙的小白鸽有种懵懂的情感。一天傍晚,他看到小白鸽离开露天电影场,就偷偷跟在后面。小白鸽掉落的发夹,他都保留至今。只不过那天在半路就跟丢了小白鸽,过后才知道小白鸽被害。他也因为案子的牵连离开了巫江县,但他从没有忘记过小白鸽的死。

也就是因为这件案子,促使他选择了警察的职业,如今又发生了与小白鸽案相关联的命案,他觉得自己责无旁贷。由于手机落在了船上,山峰没法通知县公安局。他看过现场后,徒步进了镇,只见居民们在路边焚烧纸钱,可见这桩案子已尽人皆知。事先找的房东倒是热情,专门出来迎接,一路上左关照右叮嘱,还特意叫山峰不要理会隔壁的女租客叶小禾,因为她是秦菲的好朋友。

负责迎接山峰的江队和罗成打不通山峰的电话,到码头接人又没接到。二人憋着一肚子气走进办公室,却看到在这里等候多时的山峰。几人见面话不多说,刘悦赶紧拿出资料,向山峰讲述相关案情。秦菲现年三十八岁,五年前辞职在家,丈夫叫李锐,还有一个好友叶小禾。叶小禾与李锐都在县剧团工作,案发当天叶小禾本要与秦菲离开巫江散心,那通响个不停的电话就是她在码头打的。由于暴雨冲刷了现场,这个案子目前还毫无头绪。

山峰等四人到了县剧团。见到了死者的丈夫李锐,他已经化完妆准备上台了。据他讲,秦菲患有抑郁症,有自残倾向,李锐为此可以说身心俱疲。当年,秦菲与小白鸽是好友,秦菲一直认为小白鸽的死与自己有关。因为那天她们约好去看电影,小白鸽临时有事,很想看电影的秦菲没有陪她回家,然后就发生了惨案。秦菲是在与李锐结婚后才患上的抑郁症。一天,李锐下班回家,发现妻子惊恐的躲在角落里,称小白鸽来找过她,还问她为什么不一块死。自那以后,秦菲的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

尸检报告出来了。但是并没有发现很重要的证据,现在只是知道都是机械性窒息死亡、雨夜作案、抛尸水塘,两桩命案有着高度相似之处。如果说凶手是同一人,那江队就有个疑问了,凶手为何二十年后再作案。山峰的推测是,凶手当年可能是要一起杀死小白鸽与秦菲,却阴差阳错的只杀了小白鸽。由此看来,李锐的嫌疑最大。这时,一名老警察怒气冲冲的冲进会议室。他是当年的办案人,也是叶小禾的父亲和江流的师傅,老刑警叶永年。山峰记得他,当年就是他给自己做的笔录。刘悦这才从小白鸽的旧案卷里发现了山峰的名字。叶永年因为没能侦破小白鸽案,长年心理压力巨大,才变得脾气暴躁。

江流得知山峰的来历,抵触情绪也就荡然无存。他找到山峰遗落的手机,并专程送了过来。又是一个雨天,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江队和罗成再次来到抛尸地点,看看能否发现点什么。山峰和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也来到了现场,山峰透过密集的雨点,猛然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雨衣的人。山峰丢下雨伞,拔脚追了过去。躲在草堆里的江队和罗成急忙也追了上去。四人一直从山林追进小镇。那个神秘人似乎对当地地形非常熟悉,跑过路边杂货铺,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小禾惊讶的从杂货铺里走了出来,她是来看望秦菲父母的。穿着雨衣的李锐还没进家门,就被等在楼梯口的叶小禾叫住。这些年来,李锐让秦菲的生不如死,现在秦菲死了,他一定很高兴。李锐愤怒的说她在胡说。叶小荷回到出租屋,看到门口一双湿透的山地靴,房间里一片狼狈,男友周宇合衣坐在浴缸里发呆,任凭花洒里的水打在自己身上,质疑自己是否算得上一个好人。叶小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安慰他是最好的人。

晚上,在“老家面馆”胡乱吃完夜宵的山峰回出租屋。楼道里的电灯时暗时亮,黑暗中一记闷棍正打中他的后脑。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一个白发老人举着猎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他质问了山峰一连串的问题,得知山峰是警察后怒火中烧,因而引发了连连咳嗽,山峰借机翻身从绳索中解脱出来,夺下老人的枪。山峰看了一眼屋内,只见墙上贴满了小白鸽案件的新闻报导。他隐约猜到了老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