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4集)

他就是那家伙第1集剧情催稿女王的传奇催稿徐贤珠被设计开除

徐贤珠是一个网漫企划组的组长,也是出了名的催稿女王称号,因为工作的时候简直就是天下无敌,只要是和她合作过的作家都获得了订阅第一名的好成绩。但同时她也成为作家们最怕的人,每天被催稿催到几乎没有个人的隐私了。

这不,徐贤珠今天又来催稿了,吴作家被催稿催到害怕,只好躲起来讨清净,还撒谎说是家里的奶奶病重需要照顾。没想到徐贤珠居然从吴作家的偶像允儿发的帖子里找出了吴作家的踪迹,吴作家为了追星跑去买了门票,很快就让徐贤珠找上门来。

吴作家躲在房间里假装自己还照顾奶奶,可是没想到徐贤珠居然利用蜘蛛人的绳子攀爬到了窗外,还破窗而入,这简直是吓坏了吴作家,对于作家而言徐贤珠就是噩梦。

制药公司的董事长黄智宇手拿黄色的花朵来到海边的峭壁之上,面无表情看着浪花翻滚的大海。

徐贤珠亮出了自己很多法宝,那是她针对不同作家使用的,找不到思路的,她就帮着找,犯困的她就拿着锣鼓敲,直到逼出作品为止。此时徐贤珠的电话响了,徐贤珠着急离开了。看着徐贤珠坐车离开的身影,吴作家给一个老者打去电话,催问什么时候可以结清尾款。

老者挂断电话回头向拿着菊花在宋敏珠坟墓前的黄智宇请示,黄智宇喃喃自语,向宋敏珠承诺很快就可以来找她了。

徐贤珠拖着行李箱火急火燎来参加朋友的婚礼,三个好朋友已经等在那里,有结婚经常显摆嫁了好老公的,也有一直未婚的。此时一个帅哥走过来主动提出要电话号码,没结婚的英恩以为是冲她要的,开心奉上,结果对方却是冲徐贤珠要的。

在婚礼上,新娘要扔手捧花,英恩抢着要接,可是花却冲着徐贤珠飞过来,徐贤珠身子下意识往后退,却一下似乎跌入了深水里。

当徐贤珠醒来时候已经是在二十七年前了,父母都守在徐贤珠身边,徐贤珠老气横秋,声称自己做了一个梦,可以看见三世的记忆,每一次婚姻都是以失败而告终。所以自从这次开始,徐贤珠就有了很多奇怪的举动,在幼儿园就可以说出自己不婚,还讽刺想要追求他的男孩三心二意,勾搭别人的同时还来追求她。当场徐贤珠就把孩子骂哭了,徐贤珠父母赶紧道歉。

后来徐贤珠父母就赶紧给她看病,可是却也看不出什么毛病来,只能强迫她慢慢不去想什么三世记忆。逐渐徐贤珠似乎忘记了那些事情,也开始交往男友,从高中开始到工作就有各种各样的男人追求她,一直到了2015年,只是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追求的人不是妈宝男,就是三心二意的人,而且还都被聪明想徐贤珠发现。

徐贤珠后来有了四个好闺蜜,投入报社的稿件似乎也获得了欣赏,报社通知徐贤珠去面试。就在面试这天,她的文件箱子掉落地上,文件撒了一地,也就是这天她遇到了那个他,自以为是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的他。

两人共同牵手走过了春夏秋冬,终于也等来了他的求婚,2016年徐贤珠和他的婚礼就要开始了。亲朋好友齐聚一堂,可是新郎却迟迟没有来,父母开始觉得不安。徐贤珠却在台上表示她和爱人直到死去那一天都会彼此信任,可是最终徐贤珠却只是说了要和自己过一生的人就是自己。徐贤珠声称自己无法想象结婚后的样子,也无法想象离开父母变成家庭主妇是什么样子,一想起结婚就觉得自己不该结婚,而她也应该是一个不结婚的人才对。徐贤珠认为一生和自己为伴的更应该是事业,不结婚,如果要谈恋爱也只和自己谈恋爱。因为婚姻会让一个女人变得像凋落的花朵一样,她要永远做盛开的油菜花田,并且笑嘻嘻让大家给她结婚的份子钱。

此时,弟弟笑嘻嘻过来鼓掌,称赞徐贤珠说的好说得棒,气得母亲在婚礼上大吼大叫,当场就要晕倒了,大骂徐贤珠就是一个背叛者。而不远处一个身影一直看着这里,徐贤珠却在婚礼上为自己拍摄了一张捧着手捧花的照片,就此宣告一生。

2020年徐贤珠正在睡觉就被部长打电话叫醒,训斥徐贤珠没有及时督促把网漫上传,徐贤珠看了一下网站认为是技术出问题了,因为网站集体没有上传不正常。一听这话部长认为自己错怪了徐贤珠,但是还坚决不认错,反过来让徐贤珠赶紧去协调。徐贤珠只好连连答应着,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黄智宇刚吃完药就去公司召开新产品技术分析会议,没想到却在会议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公司内鬼要卖掉新产品资料的录像,黄智宇冷着一张脸质问当事人是否确有其事,当事人不敢否认当即承认了。

由于徐贤珠的努力,公司网漫排名靠前,公司员工就为徐贤珠庆祝,甚至认为她就会成为部长,并且都一起呼唤部长。没想到却被部长听到了,面露不悦之色,同时也提醒徐贤珠高兴的太早了,一个作家朴道歉已经拒绝继续连载网漫离开了。

徐贤珠就给朴道歉打去电话,朴道歉却并不认为自己不连载有错,还叫嚣等到徐贤珠有本事找到他再说。此时,朴道歉正在机场打算离开,被几个小迷妹拦住要签名,朴道歉兴致勃勃显摆,不曾想徐贤珠已经站在身后了,徐贤珠抡起拳头就要打朴道歉。吓得朴道歉拔腿就跑,但是却被徐贤珠紧追不放,徐贤珠威胁朴道歉如果再敢这样离开她就杀了他。

徐贤珠搂着朴道歉的脖子逼问他为何要罢工,朴道歉告诉徐贤珠部长要开除她,除非是部长撤销这个想法,否则他就一直拒绝连载。这个消息倒是震惊了徐贤珠。

徐贤珠去问部长为何要如此对她,部长声称是有作家举报徐贤珠太霸道了,一个控告书里写了很多有关徐贤珠暴力催稿的事情。并且拿出一段录音给徐贤珠听,那是吴作家想要写一个霸道的角色,让徐贤珠扮演一下,徐贤珠就假装霸道上级大骂下属滚蛋。

徐贤珠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套路了,因为五年前来公司应聘的时候,部长曾经和她约定,只要做够了五年就让徐贤珠成为网漫作家,可是现在距离五年之约只有六天了。部长表示只要能找到吴作家,不再举报徐贤珠就可以留下。

朴道歉和徐贤珠一起去找吴作家,可是到处都找不到,徐贤珠忽然想起今天是六号,是允儿在这里首演的日子,吴作家一定会出现在演唱会现场,二人慌忙赶去了演唱会现场。

演唱会现场人山人海,徐贤珠还没有看见吴作家,吴作家就看到了徐贤珠,但是还舍不得离开,只好戴着帽子不停为允儿呐喊。

吴作家一直在后台跟着允儿,但是却没想到跟错了人,徐贤珠和朴道歉假扮允儿和保镖吸引了吴作家。恰好允儿的保姆车过来,也认错了人,徐贤珠只好继续假扮,硬是拉着吴作家也上了车,吴作家开心不已。

当司机发现拉错了人就当场赶下来,朴道歉和徐贤珠联合抓住了吴作家,质问吴作家为何要那么做。吴作家被逼无奈只好说出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做的。

部长承认是自己收买了作家集体上告,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徐贤珠继续往上爬,可几个作者也表示其实他们也真有怨言,徐贤珠逼的太紧了,他们压力很大。徐贤珠生气质问每一个人,她为大家收拾屋子,生病的时候她去照顾的,为什么非要说她是作威作福?几个人都羞愧低下头。此时,朴道歉冲了进来,骂几个作家都是江湖混混,有的作家逼着徐贤珠送人参汤,有的逼着送允儿的衣服,有的逼着允儿送耳机,这些都被朴道歉给揪出来,一个个扔掉了。

徐贤珠阻止了朴道歉继续发脾气,而是过去把本部长的鞋脱掉直接从楼上扔下去。同时也祝其余几个作家事事不顺利,当徐贤珠离开时候手下的人都围上来表示舍不得,徐贤珠大方笑笑。朴道歉搂着徐贤珠的肩膀要请她吃饭缓解压力,徐贤珠声称自己要收拾东西,让朴道歉先下去等着。

徐贤珠默默收拾完东西走进电梯,终于忍不住哭起来,电梯里的黄智宇默默在身后看着,想要把手帕给徐贤珠擦拭眼泪。却忽然停电了,电梯里一片漆黑,黄智宇呼吸急促。徐贤珠赶紧给朴道歉打电话说电梯故障问题,朴道歉急促去找前台帮助。

黄智宇突然晕倒在电梯里,为了让黄智宇舒服点,着急的徐贤珠用自己的外衣垫在他的头下,同时还解开他的衣领想让他能呼吸起来。可是似乎作用不大,徐贤珠只好按压胸部急救,并未黄智宇人工呼吸。可就在人工呼吸的时候,徐贤珠似乎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三世的失败婚姻记忆。